今天是:

法学会

《2018中国十大法治新闻》——2018十大舆情事件
作者:fxh发布时间:2019-01-29浏览(5417字体:    

        2018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这一年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的大大小小事件可谓层出不穷。不夸张地说,可谓是“江山代有舆情出,各领风骚两三天”。有一些事件让人始料未及,有一些事件让人猝不及防,还有一些波折动荡数个月仍然不能够画上句号??

        在2018年大量被“吃瓜群众”津津乐道的事件中,记者从中选出了比较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的十件。这不意味着其他的事件不够重大,不够惊人,不够精彩和离奇,这仅仅是记者挂一漏万的无奈之举。

        那么,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究竟发生了哪些重大的舆情事件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①众多性侵相关事件再引争议

        2018年1月1日,罗茜茜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实名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次日再次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例举证词、录音以及第三方佐证怀孕女生的存在等证据。罗茜茜的行动被媒体称为“中国高校版MeToo”。“Metoo”来自美国,指的是曾受性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公开遭受到的性别暴力。而罗茜茜之后,中国又不断出现女性公开自己遭受性骚扰的情况,掀起了一场舆论热潮。2018年7月23日以来,大学、公益圈、媒体圈不断有女生站出来举报这些领域的一些知名人士曾对其实施性骚扰和性侵犯。“亿友公益”创办人雷闯,“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袁天鹏,“自然大学校长”冯永锋,彩虹中国创办人张锦雄,资深媒体人章文,《新周刊》创始人孙冕,作家张弛,学者熊培云,教育公知信力健以及央视主持人朱军等,逐一被人指控涉嫌性侵,其中部分已经证实。

        2018年1月19日,关于“汤兰兰性侵案”的报道最先由《南方周末》记者王瑞锋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发出,由于文章不久后被删,并未掀起舆论波澜。1月30日,澎湃新闻发布报道《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其人“失联”》,并随后在微博发布,引发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1月31日,新京报微博号发布博文《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这么“失联”着》,文章开始被大量转载传播。两篇报道亦引发巨大争议和舆论反弹。后澎湃新闻将该篇文章从网站上下线。两篇报道的作者王乐和佘宗明,在报道发出后遭到网友谩骂和人肉搜索。

         2018年4月5日,北大学生李悠悠在豆瓣发表文章《现南京大学文学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高岩(1976年8月至1998年3月),女,北京大学中文系1995级本科生,沈阳性侵事件涉事女生,1998年3月11日自杀身亡。

        2018年6月20日下午3时左右,甘肃庆阳19岁女孩儿李某奕站到了当地某百货大楼8层的玻璃幕墙外,傍晚7点半左右,警方和消防部门的营救失败,该女孩儿从高楼坠下身亡。6月25日,庆阳市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称李某奕患抑郁症曾多次试图自杀,皆因在校期间遭高中班主任吴某厚猥亵。8月22日,检察机关对吴某厚决定逮捕。

②严书记事件

        2018年5月11日,成都本地知名博主@成都网友小张爆料,成都金苹果爱弥儿幼儿园班上有位女孩儿打同学,老师将她单独安排座位的决定误发到了家长群里。开始传播的截图显示,家长李某不满老师对她女儿的教育方式,搬出了一个“严书记”。李某质问老师:你对严书记的女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随后,李某在家长群里宣称:老师已经被开除。同日,涉事幼儿园否认开除陈老师,称幼儿园一切正常。

       2018年5月11日,四川嘉祥外国语学校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四川嘉祥教育”发布一份声明,否认幼童严某某为内定生。

        5月12日,网上出现一封“严书记”写给四川省委组织部的情况说明。由此得知,严书记就是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他在情况说明里表示:因为李某出轨,自己已和李某离婚五年,孩子归李某带,因此严春风本人对一切问题都不知情。该说明没有被媒体证实,也没有被严春风本人否认。

        5月14日,四川省纪委监察委网站发布消息:省纪委监委已关注到网友反映“严春风舆情”相关情况,已及时介入调查核实。5月18日,据省纪委监委消息: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11月,经四川省委批准,省纪委监委对广安市委原副书记严春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经查,严春风违反政治纪律,擅自授意他人将向组织报告的内容传给无关人员,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与涉案人员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婚姻状况、房产、持有股票等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友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规向多名管理服务对象借款;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2018年12月27日,据最高检网站消息,广安市委原副书记严春风(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德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③长春长生疫苗事件

       长生生物自2017年11月被发现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后,不到一年,再爆疫苗质量问题。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2018年7月24日,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7月29日,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高俊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自三鹿奶粉案以来,我国出现多起食品药品方面的公共安全事件。而疫苗事关生命安全,质量容不得半点瑕疵。有网友愤怒质问长生生物:“赚了那么多钱,为何还要害人?”

④拼多多被全网嘲讽

        2018年7月26日,拼多多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当日收盘股价为26.7美元/ADS,市值达295.8亿美元。但拼多多身上的“低价”“山寨假货”的标签却不断被放大。除了创维维权、7.5元假奶粉事件,拼多多更是陷入全网吐槽和嘲讽的窘境。更有网友戏谑称其为“并夕夕”。

        2018年6月,上海公安网安部门调查发现,“拼多多”商城存在出售开刃刀、伪基站设备、伪假摩托车车牌等违法违规商品的情况。对此,拼多多在其官方微博公开回应称,对此高度重视,紧急排查,并启动全面、系统清理,关闭涉事店铺,下架违规商品。情节严重的店铺已被列入平台“黑名单”。

       2018年7月,央视评拼多多涉嫌售假:“拼”再多,不售假是底线。7月30日,拼多多股价下跌7.87%,市值缩水20多亿美元。

        8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监司高度重视媒体反映的拼多多平台上销售侵权假冒商品等问题,已经要求上海市工商局约谈平台经营者。并要求上海市和其他相关地方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对媒体反映的以及消费者、商标权利人投诉举报的拼多多平台上销售山寨产品、仿名牌等问题,认真开展调查检查。2018年8月1日,上海市工商局约谈拼多多经营者。

        8月2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发布声明,称将追究“拼多多”购物平台销售盗版图书的法律责任。同日,上海工商部门约谈拼多多,要求其自查自纠;平台仍有与海信、小米等品牌相似产品在售。8月15日,美国加州法院受理了美国律师事务所RosenLawFirm代表投资者对拼多多展开的集体诉讼。

        2018年8月2日至8月9日期间,拼多多强制关店1128家,下架商品近430万件,批量拦截疑似假冒商品链接超过45万条。

⑤现实版“药神”

        2018年7月,国产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以来,关于进口药的管制与引发的犯罪问题,引起了人们的热议。李克强总理就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热议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现实生活中,翟一平罹患肝癌,其从国外代购国内没有的抗癌药“PD1”回国,在原售价基础上加5%卖给病友。病友注射后发现确实有效。然而,2018年7月25日,翟一平被上海警方刑拘,涉嫌罪名是销售假药罪。2018年11月28日,翟一平被取保候审。

        翟一平是继2015年《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之后,又一同类型典型案例。翟一平被刑拘后,有来自广东、海南等地的病友自发写了163封求情信,希望能够对他“网开一面”。该案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大讨论。因为,2015年2月26日,湖南省检察院公开发布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法律文书和释法说理书,陆勇案已经成为规范执法行为、转变执法理念的典型案例。

⑥范冰冰逃税引发热议

        2018年10月3日,针对6月初崔永元举报范冰冰“阴阳合同”涉税问题,国家税务总局高度重视,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江苏省税务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的有关规定,对范冰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追缴税款2.55亿元,加收滞纳金0.33亿元;对范冰冰采取拆分合同手段隐瞒真实收入偷逃税款处4倍罚款计2.4亿元,对其利用工作室账户隐匿个人报酬的真实性质偷逃税款处3倍罚款计2.39亿元;对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少计收入偷逃税款处1倍罚款计94.6万元;对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两家企业未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和非法提供便利协助少缴税款各处0.5倍罚款,分别计0.51亿元、0.65亿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的规定,由于范冰冰属于首次被税务机关按偷税予以行政处罚且此前未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上述定性为偷税的税款、滞纳金、罚款在税务机关下达追缴通知后在规定期限内缴纳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⑦10·28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

        2018年10月28日10时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公交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

        10月29日14时20分,经公安机关走访调查并综合接报警情况,初步核实失联人员15人(含公交车驾驶员1人);10月31日零时50分,黑匣子打捞出水并交给当地公安部门;10月31日23时28分,重庆万州长江二桥坠江公交车被打捞出水;11月1日15时,已找到13名遇难者遗体,身份已全部确认,仍有两人失联。

        2018年11月2日,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据车内黑匣子监控视频显示,系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

        10·28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被列入2018年度社会生活类十大流行语。

⑧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发轩然大波

        2018年11月26日,多家媒体发表报道称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完成了首例人体胚胎的基因编辑试验,并且两名接受了基因编辑操作、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女孩儿露露和娜娜已经出生。

        122位科学家在新浪微博“知识分子”账号上发布联合声明,对“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进行强烈谴责。深圳市卫计委表示已启动针对此“基因编辑婴儿”伦理问题的调查。最初的媒体报道也从网站上被撤下。

        据南方科技大学官网消息,贺建奎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2021年1月,学校表示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而对于贺建奎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学校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学校将立即聘请权威专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之后公布相关信息。

        2018年12月19日,贺建奎入选《自然》年度十大科学人物。值得一提的是,《自然》年度十大人物只是选取当年对科学界产生最大影响力的人物,并不一定是正面形象。贺建奎已不在媒体发声。“他在世界舞台上登场得匆匆,消失得也匆匆。”《自然》的特写文章写道。

⑨D&G设计师辱华言论事件

        意大利奢侈品牌D&G在上海举办品牌大秀,因此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几条广告。这些将中国传统文化与意大利饮食相结合的广告宣传片,被质疑存在歧视中国传统文化的嫌疑。D&G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只是删除了相关视频。

        随后,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说起此事,引起D&G创始人之一、设计师斯蒂芬诺·嘉班纳(StefanoGabbana)的社交媒体账号与网友争辩。在争辩中,他恼羞成怒、大爆粗口,还公然辱华,并称不怕被曝光。

        大秀原定于2018年11月21日举办,原本要出席晚宴的李冰冰、陈坤、章子怡、王俊凯、迪丽热巴、木子洋、梁靖康、火箭少女101等多位明星均决定不出席当晚大秀;国内模特经纪公司旗下模特罢演,Vogue主编张宇直接返回北京。D&G官方宣布当晚大秀因故改期。当晚,迪丽热巴工作室发声明终止与其的合作。

        11月21日,共青团中央官方账号发博对此事表态:“我们欢迎外国企业来华投资兴业,同时在华经营的外国企业也应当尊重中国,尊重中国人民。这也是任何企业到其他国家投资兴业、开展合作最起码的遵循。”

        11月22日,淘宝等电商平台多家海外代购D&G品牌的店铺表示,暂不接受订单。包括天猫、京东、网易考拉、小红书以及闲鱼等电商平台均已下架D&G相关商品。同日上午,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通过官微宣布:所有D&G品牌产品全部下架。

        当日,D&G在社交媒体ins上发表声明,宣称对中国“怀有爱与热情”,大秀取消对品牌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很不幸”。11月23日,D&G官方发布道歉视频。视频中两位设计师表示:面对我们在文化上理解的偏差,希望得到你们的原谅。并在最后用中文说出了对不起。

⑩正当防卫成为指导案例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明确正当防卫界限标准,于海明正当防卫案入选其中。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答记者问时表示,认定正当防卫行为,需要同时具备起因、时间、对象、限度等要件,而每个要件涉及很多具体问题,受执法理念和执法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使得各地对正当防卫的尺度把握不够统一。总的看,立法设计正当防卫的初衷在司法实践中并未得到充分实现。有的认定正当防卫过于苛刻,往往是在“理性假设”的基础上,苛求防卫人作出最合理的选择,特别是在致人重伤、死亡的案件中不善或者不敢作出认定;有的作简单化判断,以谁先动手、谁被打伤为准,没有综合考量前因后果和现场的具体情况;有的防卫行为本身复杂疑难,在判断上认识不一,分歧意见甚至旗鼓相当、针锋相对,这个时候司法机关无论作出什么样的认定,都易于受到不同方面的质疑。近年来一些案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比如于欢案、于海明案等,舆论曝光后,是故意伤害、防卫过当还是正当防卫,专家学者和网络评论,争论非常激烈。这些案件虽然已经尘埃落定,取得较好的效果,但社会各界都希望最高司法机关进一步具体、形象地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把握,解决适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2018年,你关注了这些事件中的哪些呢?而哪些还将持续吸引着我们的目光,走向2019年?新的一年又将有怎样的热点、爆点和关注点呢?我们不禁期待。

                                                                                                                 (摘自《民主与法制周刊》) 

    上一篇

下一篇    

 

 
 
进入编辑状态 澳洲幸运冠军10计划